LED照明系列:LED投光灯LED洗墙灯LED数码管LED点光源LED喷泉灯LED地埋灯LED线条灯

当前位置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新闻

纽约时报:LED技术为智慧城市指一条明路

浏览:445 发布日期:2017年03月29日【

哥本哈根安装了一个由街灯和传感器组成的无线网络,旨在帮助市政府实现其宏伟目标——在2025年以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碳中性之都。

哥本哈根安装了一个由街灯和传感器组成的无线网络,旨在帮助市政府实现其宏伟目标——在2025年以前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碳中性之都。


在市中心一条繁忙的街道上,一连串嵌入自行车道的绿灯在闪烁,它们被称作“绿波”(Green Wave),能帮助骑车人避免遇到红灯。


在一条城市主干道上,卡车司机可以通过智能手机查看下一个路口的红绿灯何时发生变化。而在附近的一处郊区,新的LED街灯只有在车辆驶近时才会发亮,一旦车辆驶远,它们就会熄灭。

哥本哈根一条自行车道的路面上,嵌入了“绿波”。

哥本哈根一条自行车道的路面上,嵌入了“绿波”。


这些装置的目的是为节约金钱,减少矿物燃料的使用,并让车流更加畅通。它们构成了一个由街灯和传感器组成的、日益庞大的无线网络。官员们希望,此网络能够帮助哥本哈根这座人口大约120万的城市实现其宏伟目标:在2025年之前,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碳中性的首都。


最终,这个网络还将发挥其他功能,比如提醒环卫部门清空垃圾桶,告诉骑车人走哪条路最安静或最快捷。这一切之所以能够实现,都是因为灯具内嵌入了一系列可以收集数据、并将其反馈至软件的传感器。


这套系统目前仍处于早期阶段,却已为哥本哈根在一场全球竞争中,确立了领跑者的地位。这场竞争的核心,就是要将公共户外照明当做一个庞大的传感网络中枢,发挥出协调各类功能与服务的职能:比如缓解交通拥堵、更好地预测暴风雪之前在哪里撒盐,监视繁忙街道拐角处的可疑行为(这一点让隐私权的倡导者担忧)。


预计在未来三年内,世界各地的城市将以LED替换掉5000万个老旧灯具,其中大约有半数的城市位于欧洲。其中一些城市,主要是有意淘汰过时的技术,转而采用可以持续几十年的节能技术;但也有很多其他城市,是想要充分利用LED比其他类型照明更利于无线通信的电子优势。


比如说洛杉矶吧,这里已经基本完成了户外照明LED化的转型,目前正用嵌入路面的传感器来检测交通拥堵情况和同步信号。


其他城市也在推进革新。一时间,开启了数百个试点项目,还有数十个大型设备安装工程,涉及那些具有网络控制功能的LED。


“技术已在飞速发展了,进入网络控制这一领域的玩家人数众多,并且确实还在激增。”调研与咨询公司Navigant的照明行业分析师杰西·富特(Jesse Foote)说。

见此需求,技术和软件公司开始争先恐后地抓住这块市场。


“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,”穆尼西·海特拉帕尔(Munish Khetrapal)说,他在思科系统(Cisco Systems)帮忙领导所谓的智慧城市项目,“你要是错过这次机会,就得再等20年。”


海特拉帕尔说,思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推进智慧城市技术的应用,目前正和100多个城市开展合作。今年10月,公司与Sensity Systems成为合作伙伴。Sensity Systems专攻网络升级,以协助市内各机构实现职能的对接与协调。其合作城市从芝加哥到印度的班加罗尔和西班牙的巴塞罗那,不一而足。


IBM和飞利浦(Philips)也在热烈拥抱智慧城市项目,一些没那么知名的公司也是如此,比如银泉网络公司(Silver Spring Networks)。它专注于为公用事业和市政机构提供网路平台、软件和关键基础设施服务,目前正协助哥本哈根设计、调试交通和街道照明项目。


Sensitivity Systems的首席执行官休·马丁(Hugh Martin)表示,尽管参与者非常活跃,但还没人创造出一个充分集成的网络。不过高管和官员们宣称,这一时刻就要来了。因为市政管理者迫切希望,能在提高服务的同时节约资金和能源。


“城市都在竞相部署智能技术。而建立平台成功与否,就取决于其中总共有多少节点,”马丁表示。他所说的节点,指的是那些能够连接到一个更大网络上的单个灯具和传感器。 “这就好比圈地一样。”


在这座繁华而又有序的城市里,政府正在为提高能效、减少碳排放慷慨出资,于是,动力很明显。已有数十家公司响应了号召。举个例子,在阿尔贝特斯隆自治市(Albertslund)的一处郊区,有25家公司正在参与“丹麦户外照明实验室”(Danish Outdoor Lighting Lab)这一示范项目,其中测试并展示了大约50种不同联网路灯照明系统。

其中一座灯具中嵌入了传感器。

其中一座灯具中嵌入了传感器。


该项目由非盈利性组织Gate 21与丹麦技术大学(Technical University of Denmark)、阿尔贝特斯隆自治市联合组织,已经沿着机动车道和自行车道安装了一排又一排的灯具,这些灯具可由技术人员控制和监测。


该项目分布在一片老工业区内,有点像是一场高科技展厅版本的世界博览会,可以让世界各地的市政府官员考察不同系统中的实际运转效果,据此决定自己的城市适合采用哪种系统。


就连停车场也是项目的一部分,其中明显可以看到自供电照明的例子。比如有一个形似芦苇的路灯,利用灯杆上的太阳能电池和顶部的小型风力涡轮机发电照明。


“我们正在从非常简单的单一技术,转型为网络的构建。在这类网络当中,各种不同的东西都可以相互对接,”该项目的技术总监金·布罗斯托罗姆(Kim Brostrom)说。


在市中心,交通官员正对许多种方法进行测试,其中一种旨在让行驶于主干道上的卡车不必停车,这样可以节省燃油。最近一天早晨,本市的一名老司机伦纳特·约根森(Lennart Jorgensen)在行驶途中时不时放慢或加快着卡车的速度,同时始终观察着路上渐近的交通信号灯,和智能手机上的一个条形图,图上显示了红绿灯何时会发生变化。

哥本哈根的一条自行车道,能够帮助骑车的通勤者避免遭遇到红灯。

哥本哈根的一条自行车道,能够帮助骑车的通勤者避免遭遇到红灯。


“它很智能,”他在谈到这个系统时说,又补充道,还有一个功能,允许司机在交叉路口发送信号,请求优先通过,但他并不经常需要用到这个功能。“启动卡车是很费钱的——用的是柴油。”


该市还在测试一些系统,可在某些时段让公交车或自行车优先通过交叉路口,而汽车则稍后放行。此外,该市已安装了一个系统,可以向卡车司机闪烁灯光,提醒他们在右转弯的车道上有骑车人。


但是,网络的构建也引起了一些关注。隐私权倡导者对此尤为担忧,称网络被滥用的可能性很大。网络的可用性和覆盖范围之广,加大了监控行为越界的风险,比方说,原本对街上行人活动的监控,会被利用来跟踪一个人的行动。


只不过,到目前为止,在这个犯罪率相对较低的城市里,居民们表示并不怎么担心政府会监控他们的行为。况且,骑自行车已成为哥本哈根近半数人口首选的交通方式,因此,着重改善骑车体验的举措是受欢迎的。


举个例子,比约恩·克卢弗(Bjorn Klüver)现年33岁,他放弃了开车上下班——至少到天气变化之前吧,而选择了骑电动自行车往返这26公里的通勤路程。有一天,他看到交通部门的工作人员在街上分发GPS追踪器,就领了一个,希望帮助市政府提升该系统的效用。他表示自己并不担心传感器总体上日渐广泛的应用,也不担心自己这辆车上装的这个,因为工作人员不会从他那里获取任何私人信息。他那辆车,就是参加过一次Gate 21试点项目后买的。


“可以说,我是在帮忙,我给了他们自己出行时的数据,”他说,“他们只知道我的自行车在哪儿。” 


其他人也称赞了这些举措,尤其是“绿波”。此项技术也被运用在了旧金山、阿姆斯特丹等其他城市。哥本哈根正根据本地的骑行条件升级“绿波”,同时也在开发智能手机的应用程序及一个系统。该系统能自动给予五人及以上的自行车队交叉路口的优先通行权。


“如果你碰到的是绿灯,就可以保持骑车速度,”克劳斯·戴西克雷伯(Claus Deichgraeber)说。戴西克雷伯现年30岁,是一名护士,一天下午在Torvehallerne市场外,他接受了采访。只不过他倾向于坐公交车上班——“这样会比较安心,可以戴上耳机,尽情放松。”——他也经常骑车。


不过,和本地很多居民不同的是,他说自己骑车时会戴着头盔。“我在工作中见识过人在交通事故中的惨状。”



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bs-lighting

在线客服

QQ:3230598081

在线客服

QQ:232327669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