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ED照明系列:LED投光灯LED洗墙灯LED数码管LED点光源LED喷泉灯LED地埋灯LED线条灯

当前位置首页 » 新闻中心 » 行业新闻

一只灯泡卖100美元,他们卖的不是照明,而是光明

浏览:458 发布日期:2017年03月19日【

2年前,广告公司R/GA准备搬到曼哈顿西城。在搬过去之前,他们向1000多名员工提了一个问题:希望新办公室有哪些改进?员工们的头号回答是需要坐站式办公桌,第二是自然光线。为什么会提出第二点呢?那是因为R/GA在纽约的员工几乎很少能接触到阳光。

这就难办了。坐落于第33西大街450号的这座庞然大物,因为酷似《银翼杀手》里邪恶组织的总部,而被人戏称为“泰瑞尔大楼”。虽然这座大楼很快就要进行翻新,巨大的玻璃窗将取代昏暗的浅棕色墙面,但楼面板却做不了什么改变。说起来,这楼板面比几块足球场还大,根本不能保证所有人都分到窗户旁的位置。

“这就是一个破旧、脏乱、古老的大仓库。”R/GA的全球办公服务副总裁Julia Goldberg说道,“采光实在太糟糕了。”

R/GA必须想办法解决办公室采光的问题。Goldberg考虑过飞利浦的商业照明系统,但是它没有终端,也就是没有控制整个系统的软件。对于一个占地22万英尺的办公室来说,那就意味着你要从东角走到西角,从西角走到北角,一个一个地手动熄灯。这得耗费多少时间?接着,去年6月,R/GA的装修团队发现了一家名为Ketra创企,这家来自奥斯汀的LED照明公司拍着胸脯保证能满足他们的要求。

首先,Ketra有一套所谓的“自然光线”系统,其白色灯光能根据外界光亮的变化缓缓变换色彩和强度。其次,Ketra能提供足够的控制权,R/GA可以通过墙板、电脑或手机来对电灯进行分组,或者单个调节。再次,就是精准的问题。Ketra的每一个灯泡都内置了专利的传感器,每分钟会进行360次比较,确保发射出的是用户所需要的灯光。综合来说,Ketra的灯泡光亮精准,近乎自然,且支持办公室内的一键控制。

当时,Goldberg的上司要求她在装修新办公室时,要结合公司的品牌重塑口号——“互联时代的中间人”,Ketra简直说出了她的心声。另一方面,Ketra派来游说她的两名高管也极力表明,照明不只是一个实用问题,更不能说平淡无奇。这两名高管分别是这家创企的CEO Nav Sooch和销售主管Michael Heinemeier。Nav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工程师,热爱设计,过去在一家半导体公司取得过巨大的成功;Michael的履历也颇为不凡,他曾经和获得麦克阿瑟“天才奖”的艺术家James Turrell一起研究过灯具安装。在这两个创意十足的技术专家眼里,高质量的灯光不仅要方便实用,还要赏心悦目,体现你的生活方式。他们卖的,不是照明,而是光明。R/GA很是满意。

在整个灯泡发展史上,发明家们往往注重灯泡的持久性和耗能性。Ketra的卖点并非传统的效能,而是灌输了这样一种思想:照明是美的化身,是生活的希望。数千年来,人类发明了蜡烛、火炬、油灯,无一不闪耀着哪怕微弱的光亮。凡尔赛宫的吊灯确是典雅奢华,但它发出来的光,和简陋茅草屋中又有什么区别呢?科技发展到现在,连光亮本身都已经成了奢侈品。Ketra想要强调的是,通过给予你更多的控制权,他们的灯泡能让你的生活更美好。电灯曾让我们的健康受到损害,如今,它也将扛起让人类更健康的重任。

100万美元撒下去,18个月等下来,R/GA总部的天花板上装上了2000个设备,共8837盏白色的Ketra电灯,投射着清冽、沉静的白光。

成立7年以来,R/GA是Ketra所进行过的最大项目,不过,这一纪录很快就要被超越了。眼下,这家创企正在研究给Stripe——也就是那家身价50亿美元的支付创企——安装电灯,后者的总部面积高达30万平方英尺。近期以来,Katra节节获胜,Stripe是最新被“安利”的一家。两年前,Ketra还默默无名。两年后,似乎世界上最顶级的创企,最潮流的公司,甚至是苹果、Facebook、谷歌等备受世人敬仰的巨头,都被笼罩在Ketra的光亮之下。与此同时,兼有咨询服务的R/GA,也开始主动向客户推荐Ketra的电灯。Goldberg透露,最近,他们又攻下了一家“著名的服装公司”,一位酒店业大佬以及迪拜现任酋长Sheikh Mohammed。

对于追求完美、卓越的建筑灯光设计师来说,Ketra提供了一整套超乎想象的工具箱;对于不差钱儿的公司,比如R/GA来说,Ketra集定制化、网络化和效能化于一体。对于关注健康的企业来说,Ketra就是他们大手笔关心员工的表现。

不过,谁真正需要这些灯泡?让各类人都能找寻到价值,这背后的代价也不低。Ketra的一只灯泡售价近100美元(这对LED灯来说非常昂贵,一般灯泡售价20美元4只)。任何行业,从来都不缺山寨品,考虑到这一点,Ketra的灯泡似乎显得更贵了;不仅如此,该公司的灯泡经久耐用,如何才能卖出替换产品?Nav Sooch很爱跟别人炫耀说,他的公司研究出了一种全新产品。毫无疑问,Ketra的灯泡确实走在技术前沿,操控方式也非常精巧。但是,想让大公司心甘情愿掏几百万美元买一堆灯泡,首先你得说服他们现在的灯泡有问题。

人工照明诞生已久,遗憾的是,大多数人只有在电灯不亮,或者太昏暗的时候才会想起它们。

“所有人都认为,照明,这不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吗?”洛杉矶建筑照明设计师Sean O’Connor说,“大家希望走到哪里都是亮堂堂的。”

如果说过去10年里消费者对于照明的概念有所关注的话,那都是因为2007年联邦出台的有关推广节能灯的规定。在此规定出台以后,霸行照明业100多年的白炽灯主见退出历史舞台,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这一转变无疑是痛苦的。

Ketra确实解决了艰难的技术问题,但其声称的对社会文化的影响,是否能影响到硅谷和大型零售店之外的消费者,我们还不得而知。不过,或许它也不需要解决这个问题,他们的产品自然能打入科技巨头内部,普及到科技公司职员的家中。

一个天色昏暗的下午,黑云吞噬了哈德森河,远处泽西城的日光被无情弹回。在R/GA总部,一位视频编辑刚下班,走上电梯时,他顿了一下,想到每天陪伴自己工作的灯光。“照明是真不错。”他说,“不过我现在几乎都注意不到了。”



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lbs-lighting

在线客服

QQ:3230598081

在线客服

QQ:2323276693